新華瞭望——中國時事政經新聞資訊門戶網

新華瞭望

  • 第六屆中國制造業上市公司價值500強論壇在長春
  • 農業農村部:全國縣域數字農業農村發展總體水
  • 學習貫徹五中全會精神|"上炕頭""進樓棟"宣
  • 李克強主持召開國務院常務會議
  • 王滬寧:全面準確宣講黨的十九屆五中全會精神
  • 外交部:中國媒體已隱忍太久,美方卻變本加厲
  • 關于全球戰"疫",習近平傳遞最新信息
  • 旅游業期待“后疫情”時代新格局
當前位置: 主頁 > 社會法制 >

山西:晉玉煤焦公司折戟煤企整改大戰

時間:2021-01-12 11:32來源:法制報道網 作者:*** 點擊:
煤企整改重組,就山西整個經濟發展大局而言,是順應時代發展的大好事情,既可規避小煤企無序私挖濫采的混亂局面,又可保護國家和人民的既得利益??善行﹪髲闹谐虺隽松虣C

 煤企整改重組,就山西整個經濟發展大局而言,是順應時代發展的大好事情,既可規避小煤企無序私挖濫采的混亂局面,又可保護國家和人民的既得利益??善行﹪髲闹谐虺隽松虣C,借整改之名,大行斂財之道。干起“以國坑私”、以大壓小的勾當,作為民企的晉玉煤焦公司,就是在不知不覺中栽進了上社煤炭公司以整改為名而設下的經濟騙局。

  在2008年山西省開始實施的大規模煤炭資源整合行動中,民營企業山西晉玉煤焦化有限公司(以下簡稱晉玉煤焦公司)與山西煤炭運銷集團(現晉能集團)旗下陽泉市上社煤炭有限責任公司,于2010年6月進行兼并重組并簽訂了《兼并重組協議書》。2012年年底晉玉煤焦公司與上社煤炭公司在完成實物交接后,翹首以盼的股權金卻沒有全額到賬,為此晉玉煤焦公司與上社煤炭公司幾經交涉,輾轉于三級法院,歷經兩場仲裁。截至目前,上社煤炭公司尚欠晉玉煤炭公司股權金1.287億元仍未結清。

  根據2010年6月簽訂的《兼并重組協議書》整合方案,上社煤炭公司為整合主體,兼并屬于晉玉煤焦公司的南上社和上社二坑兩座煤礦,雙方組建新企業陽泉上社晉玉煤業有限公司,持股比例分別為51%(上社煤炭公司)和49%(晉玉煤焦公司),上社煤炭公司收購兩座煤礦相應資產并按51%的權益比例向晉玉煤焦公司支付對價。

  協議簽署后的兩年間,晉玉煤焦公司積極配合推進資源整合工作,并于2012年年底完成了實物交接。2013年9月,上社煤炭公司向晉玉煤焦公司償付了3914萬元,仍有1.287億元未到賬。為此,2013年9月2日,上社煤炭公司與晉玉煤焦公司簽訂了一份專項協議《陽泉上社晉玉煤業有限公司關于兼并重組補充協議》,該協議指明,上社煤炭公司所欠煤焦公司的1.287億元款項予以一次性付清。從2010年6月首次簽約接受兼并到2013年9月簽訂補充協議,歷經3年,在此過程中,由于山西省和陽泉市兩級政府兼并重組整合領導小組敦促按期完成本次兼并,上社煤炭公司再次主動與晉玉煤焦公司協商,意欲通過債權轉讓、簽訂借款合同與互開收據的方式,將晉玉煤焦公司的1.287億元的債權轉移給第三方晉玉貿易有限公司,在晉玉煤焦公司財務賬面虛擬作該款項呈全部結清狀態,從而達到煤企重組的目的。

  晉玉煤焦公司為了顧全大局,配合上社煤炭公司在欠款的支付方式上重要犧牲和讓步。然而上社煤炭公司之后的一系列舉動讓晉玉煤焦公司和晉玉貿易公司后悔莫及,對于上述欠款,上社煤炭公司竟以《借款合同》名項下借款并沒有實際發生為由拒絕支付。

  更讓晉玉貿易公司無法理解的是陽泉市仲裁委員會的神操作。2018年4月10日,為了盡快收回1.287億元股權轉讓金欠款,晉玉貿易公司正式向陽泉仲裁委員會提交仲裁申請。2018年5月7日第一次仲裁審理,2019年4月4日陽泉仲裁委員會才做出一份裁決書,然而其中漏裁、錯裁出現多處。在晉玉煤焦公司和貿易公司據理力爭下,陽泉仲裁委員會于2019年7月26日做出了補正裁決書,經過兩次裁決,晉玉煤焦公司被拖欠的1.287億元股權金和2013年以來的應付利息才得以確認并應追回??勺屓似婀值氖窃摬脹Q書雖然補正了少裁3300余萬元的錯誤,但是對于敗訴方應承擔的仲裁費用卻未予更正,仍然讓勝訴方來承擔,而且對勝訴方所要求的上社煤炭公司應予支付1900萬元逾期欠款利息的合法主張也予以駁回。

  晉玉貿易公司認為,自晉玉煤焦公司接受煤礦并購重組以來,上社煤炭公司作為整合主體,違約行為不僅表現在長期拖欠1.287億元股權金方面,更體現在整個仲裁過程中。該公司多次對自己簽字蓋章的協議條款(特別是多項付款內容)予以否認,逃避付款義務,在支付1.287億元股權轉讓金和欠款利息的基礎上加付逾期賠償金理所應當。陽泉仲裁委員會卻以三方都有責任為由,將上社煤炭公司承擔罰息的提議予以駁回,違背了基本事實,與上述作出“晉玉煤焦公司被拖欠的1.287億元股權金和2013年以來的應付利息得以確認并追回。”的結論自相矛盾。

  同時,晉玉貿易公司還認為,陽泉仲裁委員會于2019年7月26日做出的補正裁決書確定“自本補正裁決作出之日起十日內,被申請人向申請人支付新增固定資產款項1539.66萬元和支付利息17753505.29元(合計33150105.29元)”,在勝訴方和敗訴方一目了然的事實下,違背仲裁費應由敗訴方承擔、勝訴方預繳的仲裁費在裁決書送達后及時退費的原則,反而讓勝訴方替敗訴方墊付仲裁費用,裁決書生效后,再由敗訴方直接給付勝訴方,增加勝訴方的各種費用風險,無異于雪上加霜。

  業界人士普遍認為,仲裁委員會在兩次仲裁中本應在尊重事實、符合法律規定的前提下堅持公平公正合理地做出裁決,但是在仲裁過程中卻始終對上社煤炭公司合同違約的重大事項避重就輕,對最高人民法院的相關司法解釋視而不見,漏裁又錯裁,置仲裁公信力于何在?而陽泉仲裁委主任張利平提供給媒體人的解釋是,按照相關法律規定,對于晉玉貿易與上社煤業的法律仲裁,其過程與結果都不便透露,想要了解與仲裁有關的情況,只能與該仲裁的雙方取得聯系,法律仲裁與法院訴訟與裁決不一樣,法院的判決是不能見過程,而結果是公之于眾的。“解除民營企業的后顧之憂,堅定民營企業將自身發展與民族偉大復興事業榮辱與共的信念,是當今社會發展的重要命題”;“國有企業欠錢,必須要還。欠賬還錢,天經地義,不還就是對市場經濟、法制經濟、對契約精神的嚴重踐踏”,已經成為社會共識,國營大佬不應成為民營企業發展壯大的絆腳石,仲裁機構也不應成為順從國營大佬的應聲蟲與狼狽為奸者。

  在對媒體詰問與相關部門問責時,作為債務拖欠方的晉能集團陽泉市上社煤炭有限公司極盡推諉狡辯之能事,一再使用拖字訣;而作為有著法律憑信鑒定裁決權的山西陽泉仲裁委員會,在此事件中則充當了造假拉偏架的角色,極大地損害了法律的公信力。在上述兩方“狼狽為奸”的行為下,晉玉煤焦公司與后來被強行植入此事的晉玉貿易公司就顯得討債無力,述告無門了。不知這一國企坑民企的鬧劇還要上演多久,又有哪級部門會為此事一伸正義之劍,社會各界人士拭目以待。

  原文來源:法制報道網

  原文鏈接: http://www.fazhibaodao.cn/shehui/1399.html

(責任編輯:朱林)
織夢二維碼生成器
頂一下
(0)
0%
踩一下
(0)
0%
------分隔線----------------------------
冰球突破拉分技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