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華瞭望——中國時事政經新聞資訊門戶網

新華瞭望

  • 外交部:中國媒體已隱忍太久,美方卻變本加厲
  • 關于全球戰"疫",習近平傳遞最新信息
  • 旅游業期待“后疫情”時代新格局
  • 旅游業一季度或將“顆粒無收”
  • 習近平這些要求,既事關戰“疫”更意在長遠
  • 云南省委書記陳豪實地督戰脫貧攻堅工作
  • 云南昭通“守初心、擔使命”打造“蘋果之城”
  • 歌手柴靜拜書畫大師劉澤為師儀式在京舉行
當前位置: 主頁 > 民生民意 >

人與自然 相守相望

時間:2020-09-30 17:03來源:新華瞭望網 作者: 點擊:
人與自然,相守相望 是我們在守望自然,還是自然在守望我們? 文/齊跡 一個10歲的小男孩,離他家不遠的荒地旁有一片無人涉足的荒灘,父母不準他去那兒,可那兒在小孩子的眼里風

人與自然,相守相望
——是我們在守望自然,還是自然在守望我們?

文/齊跡

    一個10歲的小男孩,離他家不遠的荒地旁有一片無人涉足的荒灘,父母不準他去那兒,可那兒在小孩子的眼里風景太迷人了。

    夏天的午后,他隨一群小伙伴,從廢舊的停車場,爬上一個小坡,穿過一片鼠尾草荒原,偷偷進入了那神秘的荒地。小伙伴們穿越過了一條僻靜的小路后,去更危險的地帶探索更神秘的風景去了,拖后腿的他被扔下了。

    他們走后,小男孩驚惶失措地發現,找不到回家的小路了,像只一頭掉隊的小馬駒到處亂鉆,衣褲上掛滿了荊棘野刺,太陽已經偏西,小男孩想此時,已經是吃晚飯的時間了吧,大人一定正喊叫著撒歡的孩子回家……想著想著,不由得站在水灘邊嗚嗚哭起來……

    突然,不遠處的一棵樹后傳來了微微的低吼,像一個老人酣睡的呼嚕聲,小男孩像找到了救星,急忙循聲走去。一頭獅子正在向他走來,腳步不急不緩,在悠閑的尋著什么。他看見了小男孩,對小男孩婉轉迂回,沒有斬釘截鐵的攻擊和聲色俱厲的吼,他和小男孩保持著疏離,大概是以距離對小男孩覬覦著什么。于是,小男孩逃命般沿著沒有路的“小路”,朝著自以為的家的方向小跑起來。那獅子卻努力地走在離小男孩不遠處,他們都努力避開彼此,也避開能讓他們斃命的灘泥,同時又希望在茫??莶葜姓业揭稽c點兒聲音。

    獅子一邊尾隨著小男孩,一邊不時窺視一下遠處,用不緊不慢的腳步在告訴小男孩:我們的本性不是放縱,而是克制,克制住自己的領地邊緣,不被同化。

    太陽下山了,最后一抹陽光在紅色的灘泥上跳躍了一下,輕巧地,將要墜入黑暗之中。小男孩遠遠看到了亮起燈的房子,他哭了,眼淚如灘涂一般,模糊了遠處獅子的身影,獅子站在那里,無聲無息地駐足遠眺著小男孩,小男孩一直望見它轉身離去,背影把小男孩的淚光拉得很長很長,荒灘復歸了沉寂……

   

    野地荒灘與獅子的同行,小男孩沒走過的路,沒經歷過的心跳,沒參透的道理,那一瞬間,驟然凝成了一道光,那光一直照到現在。

    小男孩的家就住在這個偏遠而荒涼的地方,兒時的一幕,恍若真實的電影,而這電影中的那個主角小男孩,就是我的友人星巴,如今,那個為獅子而活著的已經長大的青年,他已經成為了首位深入非洲荒野開創野保事業的中國人。

    人類在不斷的靠近動物,靠近自然,而大自然也扒拉著人類的靈魂,本性不放縱,而是克制,克制住自己的領地邊緣,不被同化,也不同化他人,這大概就是見自己,見天地,見眾生了吧?

    如今,人類的放縱正被城市的商業選擇著,商業化竭盡全力打造著一種叫做文化的東西,來批判和規范著我們的衣食住行,我們也不停息地耗費著生命中的“領地”,來獲得一個身份。也許當生活簡單到一日三餐,簡單到最后的財產是圣露莊園的湖水和泛著香氣的葡萄園時,心中的“圣露”才能像潺潺流水般清澈,眼前水脈盎然、圣潔如露珠的盛景,恰好為人們打開了這扇窗。

    如果我是那只獅子,一定會繼續在那里守望下去,因為,那里有光……

    齊跡:老北京人,當代作家,新華社城市國策委員, 張愛玲文學獎終審評委。作品多篇發表于《新華瞭望》《中國國情》《中外網》《青年作家》《華夏傳統文化教育》等。
    曾作為中國青年作家學會代表團副秘書長,應邀參加貴州旅游發展大會,繼而在《青年作家》發表作品《水中之城》;2016年春節,為推廣中國傳統文化,參加加利福尼亞州美國華人年文化活動,繼而于《中外網》發表《心靈需要隨筆》,現為中國青年作家學會副主席。

(責任編輯:朱林)
織夢二維碼生成器
頂一下
(0)
0%
踩一下
(0)
0%
------分隔線----------------------------
冰球突破拉分技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