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華瞭望——中國時事政經新聞資訊門戶網

新華瞭望

  • 外交部:中國媒體已隱忍太久,美方卻變本加厲
  • 關于全球戰"疫",習近平傳遞最新信息
  • 旅游業期待“后疫情”時代新格局
  • 旅游業一季度或將“顆粒無收”
  • 習近平這些要求,既事關戰“疫”更意在長遠
  • 云南省委書記陳豪實地督戰脫貧攻堅工作
  • 云南昭通“守初心、擔使命”打造“蘋果之城”
  • 歌手柴靜拜書畫大師劉澤為師儀式在京舉行
當前位置: 主頁 > 國家藝術 >

時代先鋒人物張光奎系列報道之四

時間:2020-11-02 20:51來源:本網訊 作者: 點擊:
時代先鋒人物張光奎系列報道之四皖贛鐵路(霞西至臨溪段)鋪架親歷記 文/張光逵 皖贛鐵路霞西至臨溪段全長78公里,分布十個車站(霞西、府祝、甲路、胡樂、金沙、黃土坑、際坑

時代先鋒人物張光奎系列報道之四——皖贛鐵路(霞西至臨溪段)鋪架親歷記
 

文/張光逵

  皖贛鐵路霞西至臨溪段全長78公里,分布十個車站(霞西、府祝、甲路、胡樂、金沙、黃土坑、際坑口、郎家溪、績溪、臨溪),鐵路于1979年10月底開始鋪軌,1980年8月下旬鋪至臨溪站結束。該段鐵路特點是隧道密集(楊門口、輝坑、周灣、草鞋嶺、株嶺、界水村、十里巖等大小15個隧道),橋多、長大坡多(最高達10‰),彎道多(曲線半經最小600米),它猶如一條鋼鐵巨龍遨游在皖南山區的崇山峻嶺之中,它穿隧道、跨橋梁、爬陡坡、越平川,向南、向南,一直延伸到黃山腳下。

  三十一年前,筆者作為一名鐵路調車人員,親自參加了霞西至臨溪段鐵路的鋪架戰斗,歷時十個月(1979年11月至1980年9月)。我能為祖國的鐵路建設出一份微薄之力,做一份貢獻,實乃榮耀而深感自豪。當年鋪架職工戰嚴寒、斗酷暑、團結拚搏、攻堅克難的精神,那種連續作戰吃苦耐勞的精神,那種舍小家、為國家、四海為家的奉獻精神,教育與傳承了一代又一代鋪架人、四局人,彰顯了中鐵四局人“逢山鑿洞,遇水架橋的鋼人鐵馬”精神境界和一腔豪情?;厥淄?,歷歷在目,仿佛就在昨天……鋪軌機、架橋機、蒸汽機車、紅綠旗、一列列軌排、一片片橋梁,皖贛鐵路在我們腳下延伸,鋼軌和砼枕拚出鋪架人、四局人攀登的云梯。

IMG_261

  皖贛鐵路路線示意圖

  主動請纓,奔赴鋪架一線

  1979年是黨的十一屆三中全會召開后的第二年,全黨、全國工作重點已轉移到社會主義現代化建設上,三中全會的春風給皖贛鐵路建設帶來了契機,使停滯五年的皖贛線又開始修建(霞西至祁門段)。

  當時,我在新運處第一運輸段灣沚站區灣沚站從事行車工作,擔任調車員。當我與其他職工得知皖贛線要鋪軌的消息后,十分欣喜和興奮。因皖贛鐵路從清政府、國民黨政府到新中國人民政府逐段分期修建,前后歷時74年之久,仍未貫通,今年國家下達了計劃任務,全線修建貫通。這是我們鐵路職工與沿線人民夢寐以求的夙愿。

  

  IMG_257

作者在績溪鋪架隊宿營車   作者在霞西站調車作業

  10月底,車站召開了全體職工大會,站長將皖贛線鋪架的意義、目的及抽調少量精兵去前方站的條件進行宣講動員和具體要求。當晚我找了站長,站長說:“小張,你干調車才一年,且前方站鋪架工作繁重,生活條件艱苦,你可能勝任不了,暫時留在站里吧?”我堅定地說:“行,我能勝任,到前方鋪架正是學習行車業務的好機會,我下過鄉,干過養路工,條件艱苦我不怕。再說能親自參加皖贛鐵路鋪軌,為家鄉建設做出一份貢獻,也是我多年的企盼。”站長笑著答到:“好,你的請求,讓我再考慮考慮。”大概是十一月初,站長把一紙調往前方站的調令送到我的手中,我連忙向站長道謝。當時,我高興與激動的心情是難以用語言表述的

  戰嚴寒,激戰草鞋嶺

  79年11月上旬,我和其他車站的7名同志,一起乘591次列車來到山青水秀的寧國。然后由寧國站區安排一輛大卡車,將我們一行八人連同行李、鋪蓋直接送往霞西站,前方站暫駐霞西站,前方站全體人員在鋪架隊駐勤,任務是擔負鋪架施工中行車運輸、車輛編組及軌排、橋梁的運送、鋪架等工作。

  當日下午,前方站吳站長把鋪架行車工作、生活向我們作了詳細介紹和安排。因臨時房屋和宿營車不夠住,站長把我們安排住在車站旁邊的農民家。他和藹地對我們說:“鋪架現場條件差,湊合一下吧,幾個月后還要搬到胡樂車站。”大家異口同聲地說:“沒關系,為鋪通皖贛線,條件再差、再苦,我們也能克服。”

  霞西站距霞西鎮2公里,地處兩山之間的夾谷中,鐵路南北走向,5股道,鋪架隊的八十余輛宿營車占據兩股道,機械設備占了半股道,行車作業只有兩股半道,列車編組、軌道車、單機轉場、摘掛等調車作業繁重,站場沒有照明,特別是夜間作業量大。

  鋪架段黨政工團組織,向全體參戰的鋪架、機務、車務等職工發出了“大干50天,激戰草鞋嶺,鋪到二號橋”的號召,必須全力以赴,確保今年鋪架任務的完成。

IMG_256

  霞西站到草鞋嶺二號大橋只有25公里,其間崇山峻嶺,人煙稀少,隧道有9個,長大坡道達10‰,彎道多,最小曲線半經600米,可見鋪架難度之大;再則橋梁、鋼軌都是由株洲、豐臺、武鋼、鞍鋼生產提供,經常供不應求而停工待料,可見工期之緊。

  前方站行車作業三班制,與鋪架隊的鋪架作業三班制相一致。我們調車組與鋪架班組一樣,每一個班作業都超過了十二小時,通常是早上接班到晚上半夜下班,晚上接班到次日中午下班。吃飯亦是如此,早飯拖到上午,中飯到下午,晚飯到半夜才能吃上。但沒有人提意見、發牢騷,對這一切大家都習以為常了。

  在霞西站調車作業量很大,車站沒有任何照明,夜間作業只能靠調車人員信號燈、口哨,完全靠調車組人員與機車乘務員的密切配合,全憑人的感覺和悟性了。調車作業完畢,我們調車組還要把一列車軌排900米左右或一列車橋梁頂送到前方鋪架工地并進行鋪架。頂送作業就是機車在后裝載軌排或橋梁的平板車在前,調車人員在前指揮運行。當時的機車都是破舊的蒸汽機車(建設型、前進型、上游型),制動系統控制不太理想,加上長大上坡道,隧道多、彎道小,所以,運輸的頂送作業與鋪架的頂送作業,全靠調車人員認真細致的瞭望與手制動閥的控制及機車司機熟練操縱配合。時值隆冬,天寒地凍,這一帶山區格外寒冷。當我們一列軌排或橋梁送到鋪架工地后,我們調車人員的臉部都麻木、手指僵硬了。

  在架莊村大橋時,半夜,天下起了小雨,東北風呼呼地刮,不一會就下起了大雪,我們調車組把橋梁送到橋頭,由二號車接送到一號車在橋墩上定位。這時風雪交加,氣溫驟降,我們與鋪架隊職工燃起了三堆篝火取暖,把凍僵的手、腳烤熱。

IMG_257

  寧國霞西石柱山

  那時的鋪軌機是自制25米空腹式鋪軌機,不能自動擺頭,靠人工將軌排放到正位,勞動強度大。鋪軌的過程是:鋪軌機將一排50米軌排吊起后放在路基上,由四位老師傅將落下的軌排與原鋪好的鋼軌對接好,接頭兩側用魚尾板固定后上鏍栓,擰緊鏍栓必須快,它決定了鋪下一軌排的速度。四位師傅咬著牙,兩手用扳手以最快的速度擰,不到兩分鐘便擰好了。此時盡管是冬天,但四位師傅滿頭大汗。緊接著領工員在路基上找準線路中心樁后,由站在鋼軌兩側二十來位師傅手拿鐵撬棍,隨著領工員的“一二、一二”的號子,將軌排的“大腰”、“小腰”、“接頭”撥正。每排軌排撥好后,師傅們都是汗流滿面、熱氣騰騰。在當時這樣的苦活、重活是由咱們鋪架師傅們“全包”了,現在應該可能是民工隊伍的“專利”了。

  大干激發了每個參戰職工的熱情。“大干50天,激戰草鞋嶺,鋪到二號橋”的目標已成了鋪架人的自覺行動。鋪架、機務、車務等部門有機配合,全體職工團結拚搏,眾志成城,攻堅克難,用汗水、用體力、用智慧,創造了一個又一個奇跡,鋪架一線捷報頻傳:

  12月27日,在甲路站外南端,曾創日鋪軌3.27公里的高產記錄;鋪軌到草鞋嶺隧道后,又于12月30日架橋到草鞋嶺二號大橋,且創日架23.8米梁5孔的最高記錄。至此,既定的“大干50天,激戰草鞋嶺,鋪到二號橋”目標已按期實現,同時也標志著,1979年皖贛鐵路霞西至草鞋嶺二號橋段鋪架任務的圓滿完成

  斗酷暑,攻克績溪站

  皖贛線草鞋嶺二號橋至臨溪段,于1980年3月20日開始鋪軌。鋪軌自草鞋嶺二號大橋,穿越皖贛線最長的株嶺隧道(1200米),而延伸3公里后于三月底到達胡樂車站。

  4月15日,前方站全體行車人員乘鋪架隊的宿營車搬家到胡樂車站。我們在這里駐扎了三個月,生活條件相當艱苦。住的是用三合板、紙板搭起的臨時房屋,房頂縫隙能看見天,窗戶沒有玻璃,只用塑料布、油毛氈釘著,盛夏氣溫高,非常悶熱,沒有電扇。下班回來,人非常疲勞倒下就睡著了,醒來,草蓆全濕透了。老天下雨時,我們就得挪動木板床“打游擊”,“床頭屋漏無干處,雨腳如麻未斷絕”正是此景的真實寫照。整個鋪架隊、前方站沒有澡堂,只有一間簡易的四周用蘆蓆圍著,上面蓋著石棉瓦的“澡堂”,地面放著四根木枕墊著,洗澡時站在枕木上用熱水一沖完事。這里的廁所可能是最原始的,它利用山坡地形,挖一條長10來米、寬0.5米、1米左右的深溝,在溝的上方橫檔著木枕,兩側用竹蓆遮擋著,蚊蠅亂舞,衛生條件極差。

IMG_256

  株嶺隧道在施工

  條件差歸差,但職工沒有怨言、很樂觀。在宿營車上與臨時房屋,雨天或息工的時候,打撲克、下象棋是職工的主要娛樂方式,因在那個年代里還沒電視、電腦。

  全體參戰職工士氣旺盛,斗志昂揚,鋼軌一天天向前延伸。沿線的老鄉對皖贛鐵路是企盼已久了,他們對我們鐵四局鋪架人很熱情友好。記得在績溪界水村一帶鋪軌時,當地老鄉提著茶壺給我們送水、送山芋、送粑粑等。到吃飯時,我們的飯還未送到工地,老鄉就熱情地拉著我們去他們家吃。鋪架間隙,有一些工具、材料放在工地,從未丟失過,可見當時民風之淳樸。

  胡樂至績溪段鋪架,因橋梁、鋼軌供應不上,待料近一個月。胡樂至績溪段正線39公里,大小橋十幾座,績溪站是皖贛線上大站(包括折返段),又是編組站,僅績溪站就有9股道,另加一個機車折返段,光道岔就有三十多組。此時,鋪架段領導下達死命令,7月15日必須鋪到績溪站。雖然天氣炎熱,時間緊迫,任務繁重,然而全體鋪架、機務、車務職工并未畏懼、退卻,而是堅定信心,迎難而上。

  鋪架隊三個班和前方站三個調車組、機車乘務組都在暗暗地進行競賽,爭先恐后保安全、搶進度、比質量、戰高溫、斗酷暑,日夜奮戰在皖贛線上。

  6月底的氣溫高達36℃,但鐵路線上11點以后卻達到42℃,熱浪撲面而來,烈日炙烤著我們,沒有一個職工退縮……

IMG_257

  1996年4月作者在京九鐵路山東梁山縣孫口黃河大橋

  鋪架隊的師傅們汗流浹背,工作服像從水里撈出來一樣,機車駕駛室溫度高達45℃以上,司機一面操縱機車,一面還要頭頂烈日瞭望線路;調車人員同樣站在無遮無檔的線路上,頂著驕陽、手持紅綠旗指揮機車鋪軌。調車員老蘭師傅在鋪架工地中暑了,正好有車返回胡樂,大家都勸他回去休息,可他就是不愿意回去,他說:“大彎道鋪軌三個人指揮機車鋪架都很因難,如果我走了,少一個人就更因難啦。中暑是小毛病,歇會兒,喝瓶十滴水就好了,沒事。”就這樣老蘭師傅一直堅持到下班。

  職工們從工地回到胡樂,宿營車、臨時房屋同樣是酷熱難耐,汗流不止,蚊蟲肆虐,有許多同志中暑和腹瀉了,吃點藥、打瓶吊水又緊接著跟班上了工地。

  從胡樂站外至金沙站、黃土坑、際坑口、郎家溪、績溪站外大橋、鋪架速度比預期的還快。連鋪架隊的領導都不敢相信,但這是不容置疑的事實。7月12日,這天烈日當空,萬里無云,溫度高達37℃,就在這一天架設績溪站外兩座大橋。那些祖祖輩輩沒有見過鐵路火車的純樸善良的績溪老鄉,大約有一萬多人前來觀看架橋,同時也為鐵四局鋪架人助威喝彩。鋪架隊師傅們揮汗如雨,分別站在一號車大臂與十來米高的橋墩上,給31.7米橋梁定位。鋪架高空作業,在老鄉眼里就象玩“雜技”,不時的博得老鄉陣陣喝彩和嘖嘖稱羨。此時,火車的鳴嘀聲、調車員的口哨聲、架橋機的轟鳴聲,構成了和諧的交響樂,打破了績溪山城的往日寧靜,給這座山城帶來了無限的生機。“火車一響,黃金萬兩”,皖贛鐵路給績溪人民帶來了福祉,老百姓打從心底里笑了。

  7月14日上午,績溪站外兩座大橋架完,下午進入績溪站鋪軌。至此,提前一天完成鋪架段領導下達的鋪架任務。全體參戰的鋪架人員群情振奮,歡欣鼓舞,鋪架隊獎勵每人大概十元錢。

IMG_258

  皖贛鐵路沿線秋色圖

  績溪站及機車折返段鋪軌一個多月,大約八月底鋪軌到臨溪站。九月中旬因人員機構調整和工作需要,我被調回第一運輸段宣城車站工作。

(責任編輯:朱林)
織夢二維碼生成器
頂一下
(0)
0%
踩一下
(0)
0%
------分隔線----------------------------
冰球突破拉分技巧